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学2021年4月18日之精选文章

作者: 时间:2021-04-21 点击数:

我们都是孩子

早晨的阳光穿过细柳拂过春风,在早起的人脸上悄悄跳跃。天鹅湖畔的几棵小树一定是群贪睡的孩子吧,周围的花都成片开了,连那杨柳也忍不住轻轻拍拍她们的小脑袋,告诉她们该醒来了。而她们则以光秃秃的枝头回复了热心的细柳自己尚无长叶的念头,却恰巧擎住了早春娇嫩的光,成了道不错的风景。

石子路旁自由生长的野草长势似乎不大好,去年冬天还未开始便早早枯萎了。今年再见到它们的时候却都已经偷偷举起了柔软的小手,像个四月大的孩子般嬉笑着。不过路旁那高大的樟树竟也在乘风打闹着,属实令我诧异。驻足沉思后我在备忘录里写下了一句话:不论多大,我们都是孩子,会在不经意间显现孩童的那一面。

在即将奔赴成年的这段日子里,我告诉自己很快就要做个褪去稚气的大人了,不能一遇到问题就逃避和任性下去了。我开始制定自己的计划,去慢慢接触一些不同的人,略显匆忙地渐渐适应成年人的内心世界。

小孩子才会渴望长大,长大了的人都会羡慕咿呀学语的孩子。看着他们仿佛是在回望过去,短暂的回首谁说不是一种安慰?同他们玩耍的时候或许并不能听清他们说的内容,但是挂在他们脸上的笑容却能感染任何心事重重的人。

谁曾经不是个孩子?每个处在复杂的社会生活中的人都不过是为了简单地生活。也许很多人会对那些喜欢平凡和简单的人抱有偏见认为他们没有上进心,终日只是在没有目标地生活。谁又能说他们就没有目标呢,追求简单不能是目标?热爱简单不是自甘堕落,而是愿意更真诚地看待这个世界。

在奖励面前,恐鲜少有人会不为所动。哪怕我们都已经这么大了,上课时却还是需要一些奖励和小游戏来激起我们的兴致。在获得小奖励后按捺着内心的激动偷偷期待着下一次激烈的竞争开始。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老师趁热打铁加赛一波,恰好应了我们的意。那些已经步入社会打拼的成年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年末努力积极工作想要得到一份还不错的年终奖。或许是为家庭,但其中的快乐亦是不言而喻的。

人们常常会用“老顽童”一词来形容童心未泯的老人。他们活了大半生,经历了儿时的简单和拼搏岁月里复杂的人生百态后又重新做回了孩子。偶然间刷到过两位年近八旬的老人荡秋千的视频,如果不是他们的脸颊只剩下干皱的皮,包着逐渐开始萎缩的骨头,那还真会以为他们是谁家的小朋友。过去只觉一切小孩玩的东西都是幼稚的,就像小孩子喜欢看童话一样。所幸我早已发现自己错了,喜欢简单的人往往更热爱生活,保持童真的人往往能让自己活得简单。谁说大人不能看童话,不能喜欢可爱的东西。可爱的一切都会让人心生依恋,难以抗拒。

那些常绿树叶我不曾见过它们飘飞的样子,却被细心的人发现它们在暗自生长。春天的时候老叶悄悄一点点落下,接着以极快的速度长出新叶,不细细观察实在难以发现它们的存在。老叶的逝去换来了新叶,为了看一眼长大前的自己,告诉曾经的自己今后不论辉煌与否都抵不过平淡岁月里简简单单的生活。

不论身处何地,我们都只愿做个世界的孩子。温润生长,如此便好。

19级小教(9)班 郑丽


说与星星听

星星是黑夜的精灵,守护着每一个甜蜜的梦。

日昼像是星星的天敌,因为我从未在白日青天里见过它们。在我试图抬起头找寻它们的身影时,刺眼的光亮兀地照进眼睛,便只能乖乖闭上眼,再次睁眼,世界却已经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绿幕。

一定是刺眼的光亮也使得星星闭上了眼,所以它只在夜晚闪烁。那我在白日里所见的一定都说与星星听。

当太阳还趴在半山腰上,月亮也还半挂在空中时。村里头就有老人起了床,外公赶着一群“嘎嘎嘎”的小雏鸭们去河岸,那里有刚萌发的嫩芽儿,前不久刚刚破土,带着晨露,这是它们第一餐美食佳肴。小鸭子们摇摇摆摆地走在田垄上的泥土小道上,在两旁新开的小小黄花上“噗”的一下,从尾巴上落下一团,是村里老人们常说的天然肥料,小黄花得了这样的“恩赐”不知是喜还是悲。恶作剧一番之后,它们“扑腾扑腾”各自觅食去了。小鸭子可真自在,相比被麻绳牵住大鼻子的牛。绳已经在电线杆上绕了好几圈,可怜的牛儿,是夜里无聊了吗?和电线杆子捉迷藏。外公正在给它松绳,它高兴地“哞哞”直叫,随后又被牵到另一处电线杆子旁,那里有新长的草,有一颗高大茂盛的樟木。它不满地甩了甩尾巴,低头闷声吃草。如若此时正值夏季,仔细还能听得见蝉鸣蛙叫。

当太阳爬上山顶时,各户人家的烟筒就升起了一缕缕炊烟。空气中飘来阵阵米饭香,在乡下,大家早上习惯吃饭,外婆说米饭是所有食物里面最顶饱的。早上吃饱了,才会有好精神干力气活。菜也是再平常不过的日常菜,简单的青菜即可,清清淡淡才是最健康的。就像牛儿、鸭儿都爱吃新鲜的草。饭后,孩子们背着书包上学,每个孩子都在书包里备着把伞。妇人们洗衣、打理菜园、做饭、做针线活。男人们则去给正在做房子的人家家里做小工,或下地干活。放学如果下雨了,可没有人可以时时闲着去给孩子们送雨伞。

午时,忙忙碌碌的村子暂时陷入安眠,只听得见大母狗和它的狗崽子舔铁饭盒“叮叮当当”的响声和猫儿的呼噜声,偶尔从对面田里传来几句牛叫。嘘,让忙碌的人们好好打个盹,他们醒来便又要进入忙碌了。

在明晃晃的天空变成黄澄澄时,黑夜就即将来临了,这时候称作黄昏日落时。孩童们念着诗句慢慢回来,手里提着空饭盒。大黄狗和它的崽子们已经远远地迎上去了,在归来的人的脚边转圈圈。外公又把一群小鸭子赶回来,外婆也已经准备好了鸭子们晚上要吃的青菜。

天空渐渐变成青黛色,星星就要出现了,夜晚才是它的主场,我该要进入梦乡了。

19级小教(1)班 卢意婷


人海

早晨和朋友去吃饭的时候人好多。一波一波向食堂涌去,像年少描写节日庙会时写过的人山人海,又像《釜山行》里要因为生命奔波的逃亡者。

我说把这场景录下来,倍速播放,食堂就是最后的救赎点。却恍惚回到初二那年,偷偷递纸条给好朋友问你猜中午吃什么,猜了很多心里想吃的,笑意快要掩不住了反而还毫不在意地和数学老师对视,结果下课了走进一看,嗨,还是熟悉的青椒炒鱼干。

那会儿食堂才是真正的救赎啊,寄托了所有课业之后的向往。要是隔壁班早早地放了学,我们班的男生是必要痛苦质问一句为什么的,而要是我们班某日里早了那么一分钟下课,欢呼声能把楼上念英语的同学吓一跳。但更多的时候,大家都中规中矩地保持仪态到十二点,其实手里已经准备好了,连步子都已经踏在走道上,只等老师一声令下就要变成战士冲锋了。

而我和朋友素日挑食,总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所以那奔向人类终极欲望的人山人海,贯穿了我整个成长的青春。连同午间播放的歌曲大杂烩,慢慢也变成了记忆里可望不可及的声音。也许是我太偏爱从人海里拎出来的某人,于是从那时开始就不太喜欢人头攒动的样子,我原本觉得认识好多好多年的人可以挡住千军万马,像她一朵就可以抵挡你们全部一样,“因为她是我的玫瑰”。

其实不是的,有时候两个人中间仿佛隔着整条山脉或河流,可并没有那么多憎恶和嫌隙来填补山川,仅仅是用小孩子的自尊心和不服输来折磨彼此,就真的绰绰有余了。凭着要强撑着的日子,我孤身只影,由此更加厌恶热热闹闹的人群。厌恶到眼前一出现这样的场景,手指头就会变得和冬天结在檐上的冰一样冷。

可是尽管如此,我仍记得最后那年夏天我贴在桌上的便签,窗外的蝉鸣,头顶呼呼旋转的风扇和周旁满溢着的风油精气味。连同那年晚自习无比反感的笑闹声也如在耳畔。记得的事情,讨厌的事情和怀念的事情重叠成一片,像“少年与爱永不老去,即使披荆斩棘,丢失怒马鲜衣。”那样中意的句子没老,少年意气也没老,只有时光埋没在细沙里,老成了指握不住的黄土尘埃。说不上是多回盼,偶尔想起伏在你桌前写下“鲜衣怒马是少年。”的日子,到底免不了恍如隔世的惊和愁。

说起来都好奇怪,夏天越临近,我越思念起你来。小卖部的水果捞里有桑椹,每次去的时候把酸奶浇在桑椹上,就记起年纪很小的时候和你一起去山庄摘桑椹的事。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让我单单记得被汁水染红的手指头,记得从冰箱里拿出来泡桑椹的牛奶,却没记住期盼和开心的心情。有次室友看着我笑得蹲在地上,瞬间就想起初中那会儿和你在操场上,两个人都笑得直不起身来,好不容易停了,对视一眼又忍不住满心满眼的笑意。我压力越大越想逃难到从前,总想到自己的幼稚和荒唐,想到课间对着你又哭又笑,想到我们在顶楼的树叶上许愿,想你亲昵地喊我。

最近看《剑来》里,形容宁姚是永远明亮永远灿烂的太阳。我向往她,也向往和她一样的你。年年从作业堆里抬头出来,下楼梯时深呼吸想象自己洗筋伐髓、脱胎换骨。你没问过我为什么走得好慢,你就蹦蹦跳跳在我前头,我看着你远去再停下来等我。我说mg里的树很漂亮,学不下去的时候就看一看窗外的树,没说我一直觉得树影斑驳下的你也很漂亮,剪短头发没有像假小子,浑身充满那种看一眼就会开心起来的蓬勃少年气。

但那年夏天的风从南到北,并没有落在现今的我们身上。也没有好运降临,没有在太阳底下把袖子盖住手腕以免晒黑的心情。我们没有一起往向往的地方而去,没吃成夜里念叨过的零食,没写完各自草草开了个头的小说。唯独和以前说烂了的两条单行道一样,我们走在了不同的路上,无视交叉在一起的童年和青春,长大了愈行愈远,直到我再也没看见过你的背影。

放不下的事好多,但就像剑已出鞘一样,时光推着我走,没有办法回头。

19级小教(14)班 老墨


我怀念

我怀念一些远行的人和事,包括我自己。我怀念那年阳光暖时光慢,我们年少。

——题记

我怀念那年的花开。那年语文课堂上,我们正学着林徽因的“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那时的我却不能理解树树花开的意味,只是遥遥望着窗外那棵风铃木树,我想如果真的有一种花会一树一树地开放,那一定是非常美丽的吧?那年虽没有确切地看到所谓一树一树的花开,却见证了花开慢慢,人亦漫漫。只听闻我们离开后的那年冬天,紫色的花开满一树,只见花不见叶。花开是美的,那年花开得很美,不只是花开那年,也不只是花美。

我怀念十月份崇文路口的银杏。我记得那时十月份的天总很蓝,道路两旁金黄的银杏开得正灿烂,真可谓“从来银杏不负秋”。或许也是因为那时刚刚考完自考,走出来的那一瞬便觉如释重负,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同时也照进了我的心里,点亮了那扇黑暗的闸门。那时已不早,与室友在这秋日的余晖走着,不觉中错过了城南车站,来到了这个地方,却也有着不同于往常的奇遇。以前坐13路公交车时总在它前一站上车,甚至更前,却从未在这地方搭过车,想来也是一种新的奇遇吧!现在路过这儿时,却总是会留意这儿的银杏,想来明年十月这儿的银杏依旧黄灿吧。

我悄悄地将一片银杏拾进自己那本和银杏叶一样已经泛黄的日记本里,留做这个十月的纪念。片片黄叶纷纷扬扬,我早已记不清当时拾起的是哪一片银杏,亦或是尘封住哪个瞬间?

我怀念那个热得连蝉都会“嗡嗡”鸣叫的夏天。那个夏天我们不需要去忧虑一天中会不会发生很多让自己不开心的事情,因为在夏日,一天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的呀。在青蛙的鸣叫声、蝉的嗡叫声,以及在温柔的晚风中,一天就过去了。轻柔的晚风会替你吹散许多的烦恼,不需要去忧虑太多,只要保持快乐过好每一天即可。

总是很喜欢在落日时分,昏黄的路灯下,独自走一走。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凌晨三四点,天未亮却也将亮,蓝色的台灯独独绽放着恰似橘子皮般昏黄的光韵……

就像有些事情只适合收藏,有些事情的确很怀念,但也只适合留念。

19级小教(11)班 李滢


写给十七

——致朋友Z,W与Q

“都不要放弃,都别说灰心,不要辜负心里干净的那个自己。”

——题记

深夜入眠,在梦里,我向还未抵达终点的十七岁问好。我想,我十七岁时,应当是有远山和炊烟,有夏日与蝉鸣,有个十七岁的太阳的。

我的许多朋友今年或许要跨过十七岁的海洋,或许正经历着生活给予十七岁的蜕变。人生只有一个十七岁,快乐和忧伤也都只有一次。世界也许给你设置了太多的游戏关卡,以至于你的成长之路比常人崎岖许多,但我依然希望你去看看人间的太阳。

你的父母,可能并没有给你一个圆满完整的家。是出生时的突然离去,是长大后的搬家远离,亦或是陌生人的突然走进家庭,又或是突发的事故带来的病痛折磨、生死离别。但这些,就像是花开花落一样有着自然规律,客观且永存,一时的沉湎是人之常情,但过度地如此,有如过度地伤春悲秋,没有意义。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开心的事情应当放在心底深处,让它慢慢变成宇宙中的一粒极其渺小的尘埃直至消失,当然,有时是可以拿出来怀念的,但不是你一直都过不去的心坎。

我想请你迈出第一步,做一个充满自信、爱自己的人。“万事开头难”,真正能够唤醒内心的应当是欲望、是情感的波动,而不是平静得像一潭死水。自卑和逃避互相推动着让你在航行中迷失方向,但请你挣脱给自己套上的自卑和自厌的枷锁,勇敢地接受自己,做一个追风的少年!

“不断把自己跟喜欢的东西放在一起,你也会被自己喜欢的。”

所以呀,趁着十七岁的日子还未降临,稍微主动一点,能够开口说几次“我想要”。当你在过往人生里看自己时,至少不是大片大片的空白,不是连个落脚点都找不到,不是只剩遗憾。

其实,很多时候的你是蛮可爱,蛮可爱的,在美好的事情面前会充满期待,也会想过要抓住希望与美好的小尾巴。

你瞧!师范楼后的紫藤萝花开了,路边各色各样的杜鹃也在相继地开着,十七岁的你会成长为厉害的大人,希望所希望的一切皆会如愿以偿。

19级英教(1)班 摘星

如果你愿意

听说骡子山的樱花开满了三月

花香弥漫的小道上,踏一地樱花,

芳香四溢,留下一串又一串轻软的脚印

没有言语,我们就那样面对面笑着

一树一树的樱花包裹着你我炽热的理想

我听见和煦的春风穿过你的温柔

它悄悄地说着我们的相遇

缘起于樱花随风而舞的浪漫春天

期待一段如烟若梦的故事

我说,那就明天见

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愿与你共赏温暖的野迎春

所幸就拥有一整个盛大而永恒的春天

19级小教(2)班 聆意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hottubsplus@126.com

版权所有:mg4355手机娱乐网址

赣ICP备180115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