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English

青杏文学2021年5月18日之精选文章

作者: 时间:2021-05-23 点击数:

你好奇怪的世界先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以后的苟且。许是最近精神状态不好频频想起这句话总认为生活毫无盼头前途渺茫。曾经喜爱的诗歌也无法在我的心湖泛起过多涟漪生活的种种都使我彷徨——世界先生你好生奇怪我竟愈发读不懂。

我曾听闻心简单世界就简单”,这句话也一直被我奉为人生至理。

于是我坚信是我——只因我是个复杂的人才总觉得世界先生很复杂。

耳机里传来动人的歌声朋友们谈论着备受争议的新闻原本试图加入争论的我在刚想开口时停住了与往常一样我突然觉得这世界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那样是非分明那样简单美好。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我们的耳边眼里都充斥着各种怪诞不经的事也是在这个三观还没有完全树立的青春期里我们的思想观念总是容易受他人的影响在真真假假、是非功过里独自迷惘。有时我会想世界先生如此莫名其妙令人看不真切也悟不透为什么依然有许许多多的人深爱着世界先生

我愿意相信世界先生是至善至美的存在但也明白我从未从过往以及当下感受到如水晶般纯洁的善与美。也许是我过于懒惰不愿仔细辨别青红皂白但有些事情似乎真的无解无论做何选择都是一种伤害,“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苍生不负己。

世界先生你真是奇怪不过我好像也同你一样奇怪。

记忆犹新的是初三毕业后的那年暑假在等待分数出来和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一个人整日里胡思乱想、感怀世事。想着想着不由地怕了害怕世界先生的复杂更害怕自己会成为一个市侩的人成为自己所讨厌的人。时至今日我依旧在害怕这些甚至会觉得举步维艰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但现实却并非这样。不苟言笑——曾经的我最大的罪状那时我一味地追求”,追求坦荡极度嫌恶生活中的逢场作戏”“虚与委蛇”,认为真诚即是将一切真情实感流露在外。殊不知这世上鲜少有人能够真正理解自己的情感当我不合时宜地表达自己的紧张、悲伤、忧愁……他人或许只会感到厌烦与压抑……久而久之彼此之间自然就渐行渐远。

于是我开始学着保持微笑学着分享日常生活中的琐碎学会在特殊的氛围里收敛自己不当的情绪与表达。我观察着身边的同学、家人、朋友邯郸学步似的不断更换自己的交往方式。兴许在此期间我真的有所收获也可能有些事未曾改变又或许有些人或事离我而去那些不确定在深夜里将我惊醒。我真想问一问世界先生:“我当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你呢?”

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警示我:“事在人为要放下要释怀要出发要坚持。

相比于其他所有我最想对世界说的是你好奇怪的世界先生虽然我也很奇怪但是我会试图解开疑惑也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看清你的真实面目不为名利只愿能与你和平相处。


19级小教(8)班 陈晨


漫谈少年感

那时候总想在初中教室窗前栽花在傍晚一片霞光中从花间隙看少年推自行车走过窗前又或者是奔去操场打球。

一直这样想着毕业以后也没能实现现在回忆起来梧桐小道在霞光下却总也铺着一层浪漫我要看的也不是那个燥热的晚自习前的晚霞。蓬松头发的少年身着洗得发白又带着些洗衣粉味的校服就在窗前走过彩色的大泡泡圈仿佛下一秒就要从他的身上冒出来阳光下他刷得不是很白的球鞋又让我晃了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像一阵风吹过去无影无踪了。

初中时候惦记的少年感大概就是这样的吧像是夏天的柠檬汽水打开时的啵嗞每每拧开汽水瓶盖就像带着风过我总会记得这种场景很久很久。至于风我始终相信风是少年整体的色调简单而明了流动且自由。

印象里夏日的天总不是很蓝但干净到令我现在一想起来就几近落泪。门前樟树上鸣叫的知了卖冰棍的小卖铺骑车一起到处乱跑的邻家姐姐。温度似乎让时间也一下膨胀了体积无限倍扩大每个暑假都很漫长长到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可以走过那么多事。和小智在宝可梦的世界里走南闯北乘坐着龙猫巴士冲入云霄和陪灶神一起在江湖选举十二生肖。吃西瓜啃冰棍到九曲桥湖畔去拾蜻蜓。又或者说跟着母亲去荷花池里摘荷叶回家吃着莲子洗去一身污泥。全部下来暑假还有大半。知了还在鸣叫满樟树的叶子纹丝不动。

草地上的蒲公英长得很高一路向阳。黄色的小花丛中混着白色的绒毛和少年仰面看天的脸。阳光打在他散落着碎发的脸上时间对于少年总是额外地宽容帮他珍藏所有异想天开又什么都不带走。如此便可卧看满天云不动酣畅淋漓地小睡一觉蜜蜂闹嗡嗡地在耳边叫上很久很久这才有母亲来催促他回家吃午饭。

这便是属于少年的一整个时间和奇遇。

在我看来少年感不是天真无邪、不经世事的无知不是终日在书山题海里抬起疲惫的眼眼中满是混沌以及颓废的青春不是偶尔讲出的幼稚的话语。这也无关乎外貌与年纪。有少年感的人一定有一腔燃烧的热血还有一身坚硬的骨。

行于世间的诸多年来带给我少年感最强烈的还是一个姐姐。齐肩的短发慵懒地趴在T恤的圆领上初见时只是在走廊的匆匆一瞥白色皮肤的线条顺着短发勾勒出眉眼之间的英气卡其色的直筒裤裤脚被轻轻挽起。衣袖发丝随风动笑眼弯弯似月牙唇齿淡淡地染上许些蔷薇的红她是落日掠过天际橘色云层的纸飞机是天边透亮的星。偏凉清透的少年感是我不曾在任何一个男孩子身上感知到的。人潮川流不息她就站在那里我看不到其他人。

我想不论男女有少年感的人总带着少年侠气和柔软心肠过市井越弄堂于世间。他挤过高峰期的公交车人群拥挤脚尖艰难地着地困难地呼吸被一天的忙碌压倒躲在一个人的房间里偷偷哭泣也被冷眼相待一遍又一遍地想不通一些事情……但他从不会被鸡皮蒜毛的破事消耗了所有的向往。历尽千帆归来还是少年。生命是有光的他活着他便发一分光发一分热眼里的星星是不会黯淡的。

虽已至夏总想起一朵迎春花总在初春被插到湖畔绿意盎然的风中。我总也想着有一天我会骑着我的小自行车带着我的相机去好好地热爱这个世界。


20级小教(1)班 郭臻



海 风

怀抱碎裂的泡沫

追随自由的海鸥

我是深海中迷路的

鱼群中的一只

用杂乱的目光追逐

在深海中浮动

太阳荡起的橘色


我要带走太阳

呜咽着逃离海的禁锢

湿咸浸透海风

轻浮的你

撩拨要断开的发丝

我手中那珍贵的

零零碎碎的

一捧

滴答着化作波涛

你只是轻轻地抚摸

勾起巨浪呼啸

把我卷到

更远的地方


你不要哭泣

等蓝色渗入空气

我会带着海离开


20级小教(3)班 鼠耳

我听过一个故事。

不知源头但因其真实中带着某种令人感到刺激的因素似乎在人群里漾出了久久没有平息的波纹。

有一个人她不与邻居往来看着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总是化着浓烈的妆容仿佛在遮掩什么连她家的门似乎都透出格格不入的味道即使她家的门与这栋楼里的其他门除了门牌号之外再无不同。

随着时间的推移流传的故事也越来越丰富。甚至他们都认为她的眼睛能看见普通人看不见的某种邪物。四楼传着的是她的邻居看到转眼到了十楼成了居委会张阿姨看到。在分不清真假的词语中人们的关心自然不停留在这些语言的表面他们在乎的是故事的内容够不够满足自己的八卦欲望。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我。

我是一名唇腭裂患者在一次次的手术失败后我的容貌成为了一颗石头不偏不倚地卡在我的喉咙里我想要吐出不知要我再次奉献出多少的金钱和勇气。

我实在不忍心拖累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奶奶了。

就在上周我在乡下最后一次见她她老人家终于可以甩弃我这个累赘去另一个世界享福了。

自那以后我一直身着黑衣于是我可以想象他们会怎么议论

她一直穿着黑衣服真像一只乌鸦。

看她这长相是被男朋友抛弃了吧

……别被她听见……这样不好……”

就像从前他们一张一合的嘴里流出的话总是化这么浓的妆真是吓死人晦气因为我想要让自己的脸看起来正常。

每次走过她家门前我都想离远一点谁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是您对我的偏见太大了。

有一次我听保安王叔说她对隔壁小李还是楼上小芳说你嘴边有个东西当时吓得小李还是小芳哟直接跑了……”那只是我看错了引起恐慌真是不好意思。

那次也是我迈出融入群体的第一步直到如今第二步还只能硬生生地卡在空中无处落脚。

“……不像六楼那小姑娘整天清清爽爽、清水出芙蓉的让人看着也舒心听说很多人追她呢。

我小声和你们说我听楼下老刘说看见她上过几辆豪车呢

看不出来呀……”

风向逐渐转变他们议论的对象一直在增加。我看见在这栋楼里有一潭清水底下却沉着许多虫子密密麻麻地渗在水里。

我也曾面对一片平静的深湖想知道湖底会有什么。这个好奇总是会跳出来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好奇我只是想去找我的奶奶。

也许我的眼睛真的能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只看到一群肮脏的灵魂呕吐出一团又一团黑雾逐渐蒙蔽住自己的眼睛。

这样的安静逐渐出现一个漩涡将我带回了少年时光。

丑八怪离我们远点。许多小石头被扔进了湖里其中多数击中了我。我也疑惑小孩的力气怎么就这么大不仅被打到的头和腿痛甚至被我的身体紧紧包裹的心都开始抽痛。

后来奶奶在湖边发现躺在地上的我一个自暴自弃的我一个想要去探究湖底奥秘的我。

奶奶我是不是……”后面的字被我的哽咽吞噬我自己什么也没有听到可奶奶好像听到了。带着对于奶奶的依赖和对于老师的敬畏我缩在她怀里听她说有的孩子是更加甜美的苹果所以被上帝咬了很大的一口。

我们清清一直是好孩子最重要的不是别人加在你身上的形容词而是你想让自己拥有的形容词。

她是一位人民教师因为她我一直觉得自己活在被肯定的感觉里她让我清楚感觉到我是被需要的人。

我再次爬起来像曾经的许多次那样。

我仍要活着我要清白正直地活着。


18小教(13)班 肖雪



春雨邂逅

春日北国带来曼丽的回忆线

细碎的时间长河融在月夜中央

去年落在远处的行囊不再忧伤

好比在世间最为温暖的时刻

听闻林中不知名的鸣叫


踏遍黄昏下的小城留恋

一枚枚落叶制成的硬币

被我投进春日美妙的集邮罐里

万物细细的绒毛开始生发

乡愁划过寒江

拾捡几块岸边无价的晶石

在美梦里沉醉沉醉进不可触碰的美梦


清晨收到来自明日的念想

伴着欣然生机的泉水潺声

迷雾呈放射式缓慢消散

披着新衣、满身透明的另一个自己

逐渐裸露在世人身旁


19级英教(2)班 宏宇



诗意栖居

从明天起像诗一样地生活。

——题记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候。白衫和蓝裙的相遇总是那样温柔和煦的微风吹动着她的秀发手中的栀子在昏黄的光线下泛着微黄深蓝色的天空像一幅油画壁纸。豆蔻年华中那些小确幸如花一般绽放在生命的枝头静谧且美好。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就像消失了一样。我喜欢诗意盎然的生活喜欢在日落之前牵着你的手去看被夕阳染红的街道喜欢大榕树下那道昏黄的落下斑驳的疏影喜欢在柔光里与岁月闲坐感受时光静好时光不老我们不散。也许这就是诗人顾城笔下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生活就像是一首清新而又温暖的小诗。与三两好友结伴走过曾经熟悉的青石小巷灯火好似泛着橘子皮般的橙黄色。四月份的山间荡漾着的木槿它们绽放着蓝色的梦幻。手捧一束粉色的满天星想要将天空染成粉红色赠你漫天繁星。

当晨曦时分潺潺的流水将我轻声唤醒鸟儿叽叽喳喳地乱语伸一伸懒腰朦胧中张开了惺忪的睡眼。阳光是隔着窗缝挤进来遂推开斑驳的木门烹煮一壶温热的茶。坐在青瓦屋里手捧一杯苦茗听着霏霏不绝的雨想起昨夜清风撒下的片片涟漪我知道它在以它的速度下坠。泛黄的灯光下古老的石桥也渲染上一层绯色。这一切都洋溢着诗的韵味透过迷蒙的岁月我看见远方群花灿烂。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生命的路途永远充满着希望既然我们选择了远方那就大步往前吧。海子说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但我觉得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可是啊诗集并不便宜远方也比你想的更加遥远。远方到底有多遥远我们不知道但我知道诗意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不能确保自己能否走到远方但是我想我可以把生活中的苟且过得像诗一样美好。哪怕步伐很小只要步步向前就好了。如此远方也可以不遥远诗和远方皆温暖

愿我们都能轻倚时光诗意栖居。去寻找属于我们的诗和远方去追寻诗意生活!


19级小教(11)班 李滢


一个疯子的自叙

我是一个疯子一个疯疯癫癫的疯子。

身旁的人都是这么形容我的。

每天清晨我都起得蛮早吃过早饭后便跟着邻居家的小孩去幼儿园。别瞎猜我可不是幼儿园辛苦付出的园丁我是一个幼儿园的学生。是的你并没有听错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就读于村口那个离小卖部最近的幼儿园每到下课便像普通小孩一样迈着最大且最快的步伐冲向小卖部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份你争我抢的天真。

那是多少年来我所向往的日子。当我背着书包走进园门的那一刻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喜悦和激动瞬间涌上心头曾经幻想的日子终于变成了现实。

这天我背了一个从回收箱里捡来的旧书包在大街上悠哉悠哉地迈着步子。奇怪的是从我身边经过的人皆对我这个人指指点点仿佛我就是一个服过刑脸上留着囚犯印记的劳改犯。那可真是要令他们失望了因为我并不是我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疯子。

我继续晃荡着旁的人看见我只会用胳膊肘推推身边的人你看你看就是那个疯子。这时我通常要回过头来看他们一眼于是他们就会交头接耳地小声嘀咕起来我猜想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在议论我的那些疯癫事迹。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因为过不了多久那个被推胳膊肘的人就会故意大声地说就是他啊那可真是个疯子呢俨然这样的场面我已见过无数次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不予理会我继续走着。

旁的人都管我叫疯子我实在想不出我到底做了多么疯癫的事情以至于并没人知道我的名字而他们看见我就会喊是他就是他那个疯子那个疯子……”

走了蛮久一段路我实在无法忍受这些异样的目光于是近乎狼狈地跑回了家。我放下书包里面装着一支折断的铅笔书包上外面缝制着文文幼儿园的字样还缝着一个五颜六色的徽章挺好看的。

你怎么还捡了个旧书包回来你的那些破旧玩意儿已经堆得够多了……”妻子又在抱怨了。虽然每次我带点东西回来时她都会这么说但将那些物件收拾得整齐的却也仍是她。

不能算作旧书包就有点脏还不错的。我告诉她。

妻子没有理会我。我走进卫生间站在洗漱台前瞅瞅镜子里的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凌乱的胡渣黑黝黝的脸上镶着一双快要脱眶的大眼睛再看看穿着泛着皱子的黑大褂子配着那双不记得何时捡来的掉皮的老皮鞋倒真有副疯子的模样怪不得旁的人总觉得我是个与众不同的老怪物。

我确实跟他们不一样。当得知我的生命已剩数月时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恐惧它竟是离我那样的近。妻子却很懂事的没有哭闹她安静地陪着我过着数着日子过的生活也是第一次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感受到时间正在以太阳东升西落的方式流逝着。妻子鼓励我该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想那就弥补小时候的遗憾罢就这样我回到了幼儿园。因从小兄弟姊妹多我没能拥有那份高高兴兴上学的机会。当我跟园长提出要重返幼儿园的要求时她没有问我缘由欣然地接受了我告诉她我并不确定哪天会突然来不了她说没有关系前提是希望我能找到快乐。

后来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园里小孩子们不再躲避我街上的人们也不再喊我叫疯子他们只是看看我偶尔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就这样我完成了我最后的心愿。


19级小教(2)班 肖敏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热线:0796-8263702,邮箱:hottubsplus@126.com

版权所有:mg4355手机娱乐网址

赣ICP备18011569号-1